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堂鸟的博客

翱翔在高空中的我 来无踪 去无影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历十四年的知青生活,十四年的工厂生活,十四年的学校生活,构成了我四十二年工龄的全部内容,体验了南北两地知青的生活,扮演过企业的工人、干部、领导的角色,又曾经站在了小学、中学、中专、技校、大专、高职的讲台传道授业解惑也,如今是一个退了休还不消停的半老头子。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凝留在台历上的情书  

2015-02-19 17:38:19|  分类: 名家新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凝留在台历上的情书
王宗仁
  

     56个冬夏,像风扫过草丛一浪一浪地枯黄着,早已无声地折叠在昆仑山的岩缝间了。可是,高原军人的爱情在洗去岁月的喧闹后,依旧不动声色地凝留在那本台历上。潜伏在台历后面军嫂、军姐们的窃窃私语,温暖了昨天的雪山和今天继续守卫在那里的兵们。

  至今我还真切地记得段永祥指导员的那句话:“我们不能为世间一个人活着,要慈爱众生。爱情是私有的,却可以让大家分享你的感情!”这话有什么错!尤其在当时那个特殊年代的特殊环境里。我们汽车部队就是那时候从华北平原开拔到昆仑山下,执行给西藏运送物资的任务。当时西藏连一根火柴都不能生产,点灯的煤油也要内地供应。我们送到西藏各地的粮食、日用品,一落地就会变成巨大的精神力量。高原汽车兵是一帮有血有肉的年轻人,生命中跳跃着爱家乡、爱父母、爱女性的底气,这也是人精神的需求。段指导员是一位人情味浓浓的政工干部,他有事没事总爱在各个班排串门,和大家聊家常。用他的话说就是,和兵们泡在一起我会有力量。他把那个“泡”字说得特别有趣,往上一挑然后平缓地落下来。他是一个称职的倾听者,他的讲话带着入心的感染力。他的思路总是比说话来得快,还容易跑到“岔路”上。正是这“岔路”上流露出了真性情。那天连队晚点名,他突然提出连里要办一个家信展示栏,还特别提了一个要求:包括你们的媳妇或未婚妻的来信,如果愿意拿出来,更欢迎展示给战友们。他的话一落地,立马掌声四起。

  原来,我们驻地偏远,报刊、信件到了西宁就开始“步行”了,当时的报纸送到我们手里都在一个月之后了。最让我们心疼的是,由于多次周转丢失信件的事时有发生。了解从家乡来的消息多么不容易!这些都被指导员看在心里,他提出办家信专栏,就是要让大家共享从内地来的各路消息。

  我当时是连队的兼职文化教员,就是说我既要稳稳当当地让汽车行驶在青藏公路上,还要教连队的官兵学习文化,主要是识字教育。谁让大家称我这个初中毕业生是连里的“秀才”呢!具体承办家信专栏的任务就落到了我肩上。事情比我想象的要顺利,大家纷纷把家信拿出来互相交流。只能展示30来封家信的园地,十天半月就得更换一次内容。当然,有关爱情的信件相对而言还是稀缺。不过,经不住段指导员两次动员,个别同志羞涩了一阵子后还是拿出了情书。就是嘛,不管是已婚的还是未婚的兵,对方多是农村女性,她们表达爱情的语言总是质朴得像庄稼苗,没有那些根盘绕、枝绕缠的浪漫色彩,是大众情书。

  张贴在专栏里的情书,是最受大家青睐的。那些信里有他也有她,溢满了家长里短的悄悄话,传递的是互相取暖的思念。那时我有写日记的习惯,几乎对专栏里每封情书在日记里有记录。谁知,50年来工作几次变动,搬家,把那本日记弄丢了。想来心疼!生活中总有一些弥补失去的机会。2014年夏天,我回乡探亲,邀上几位当年的老战友聚面,畅谈往昔西藏军旅生活。喜出望外的是,战友马真荣爆料,他悄悄地保存了一部分当时专栏里情书。当时纸张供应困难,他手头又没有笔记本,就随手捡起一本废弃的台历,断断续续地抄下了几十封情书。我如获至宝,随后就摘录了十多封情书的主要内容。一叠发黄变暗的台历纸,竟然触发了我写这篇散文的强烈诱因。

  数十年后,许多消失了的或正在消失的当时的感情,已经毫不留情地从眼前滑过。可是我捧着这些情书默读时,仍然能强烈地感触到在军人的感情世界里,妻子对丈夫或未婚妻对男友那种素面朝天的美好深情。天各一方,任何喜怒抱怨、阴晴圆缺,在这些信里都两厢情愿地得到最初的呈现,且化解,融合。时代不同了,时过情未迁。我在摘录下面三封情书时,像写信和收信人一样,一直虔诚地守护着心底一方洁净。

  四班长妻子的信(代笔):“……上个月咱村里办起了冬学,由隔壁堂弟三娃教书,他教得很认真。我天天黑里去学文化,一次认三个字,白天抽空就练着写。我先认的是我的名字,再就是认你的名字。到了明年,尽迟后年,我差不多就能给你写信了。心里有话就自个写出来,省得找别人太不方便了。咱娃五月二十三过三周岁,由咱妈看着,你放心吧!我天天上地里干活,这些日子给棉花打杈,很忙……”

  副连长妻子的信:“……腊月初八那天给你寄去的毛衣,穿上了吗?一直想在入冬前早点就把毛衣织好寄到你手上,可托惠琴妹到西安买毛线,一直拖了些日子。想来毛衣到你手上那里就已经下雪了吧!真有点失算,还不如就在县城买线早些织好寄给你。人都说省城毛衣好,结果耽误了时间!你出车上线执勤,千万要把毛衣套在军装下面,就好比有我的手捂在你心口,天再冷身上也是春天……”

  新兵王二位未婚妻的信:“……咱们公社不是有三个老乡和你在同一个连队吗?你们要经常在一起拉家常,说说心里话。这样日子兴许能过得快些。咱俩的婚事两家老人还没有商量好日子,我爹娘的意思等你三年服兵役期满,就办事。你爹妈说房子还没盖好,正筹钱呢!你省吃俭用帮家里一把吧,早点把房盖好!我知道你也有难处,一个月就6元钱津贴费。唉,我也发愁,一愁就想你……”

  抄读这些情书,那些遥远的温暖的爱又一次涌到我心头。真爱如同跳跃在人们生命中的亘古音符,余音缭绕,韵味无穷。越深沉的爱,沉淀得越甜。

(天堂鸟转引自2015-2-19《新民晚报》11版)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