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堂鸟的博客

翱翔在高空中的我 来无踪 去无影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历十四年的知青生活,十四年的工厂生活,十四年的学校生活,构成了我四十二年工龄的全部内容,体验了南北两地知青的生活,扮演过企业的工人、干部、领导的角色,又曾经站在了小学、中学、中专、技校、大专、高职的讲台传道授业解惑也,如今是一个退了休还不消停的半老头子。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湖北作协主席:作协坏就坏在给了它行政级别  

2015-03-15 10:08:24|  分类: 文学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北作协主席:作协坏就坏在给了它行政级别


【引用】湖北作协主席:作协坏就坏在给了它行政级别 - 天堂鸟 - 天堂鸟的博客
 2012年,方方参加武汉“喻家山文学论坛”


南都讯 作为著名作家,湖北省作协主席,旁人眼中的体制内官员,方方的名字近期在新闻上不断出现,却是以一个“打破圈子利益”的姿态。因为在微博上指出柳忠秧为参评鲁迅文学奖四处活动,方方在文坛掀起了轩然大波。她得到了网络大众的支持,同时也成了名誉权官司的被告。日前,她接受了南都记者的专访,坦承风波之下的心历路程。她心直口快,经常在电话里直抒己见,同时她又谨慎有加,嘱咐记者“还是用我的书面答复吧,我们要做到尽量不伤害人”。

谈官司

“无论输赢,我都会坦然面对”

南都:对于这个名誉侵权官司,你怎么看?无论胜诉还是败诉,你对一审的判决结果是否有心理准备?

方方:任何一个老百姓都不愿意打官司,我也一样。但柳忠秧既然选择告我,无论他是否有理,这都是他的权利,我予以尊重。至于这个官司,无论输赢,我都会坦然面对,也都有心理准备。至于说有无信心,我当然有。因为我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所以我相信法院会有公正的裁决。

南都:有人用“方柳之争”来形容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方方:从头到尾我都没有与柳忠秧争过,我和他不认识,也没有私人恩怨。我只不过发了两条微博,其中一条陈述了一个事实,另一条摘录了他诗中的几句,仅此而已。其实还有说得更凶的,比方说方方与柳忠秧的“口水仗”,以及肖鹰教授概括的“方方闹鲁”,基本都是为了引人注意,不惜变形事实。

谈微博

“我不是个喜欢管闲事的人”

南都:发微博是看不惯歪风邪气的冲动之举还是到了非说不可的地步?

方方:都不是。我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人。在这样一个时代,我只是要求我自己不做什么,没有能力管人家在做什么。这事是个偶然,如果柳忠秧的活动电话没打到我这儿,我也不会过问。我相信以前也有人活动过,只是我也不知道而已。社会风气如此,我没理由要求那些人超越时代。我只是要求我自己不配合罢了。

南都:虽然众多网友和读者都表达了对你的支持和鼓励,但这件事情确实给你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如果再选择一次,你会选择发微博吗?

方方:任何事情都不可以预设背景。我不介意柳忠秧告我,因我说的是事实,所以我不怕他告。我也不在乎网友的谩骂,他们骂我主要是为了发泄。我如不耐烦了,还能回嘴。我是在底层当过搬运工的人,什么人都见过。

谈影响

“这件事由我一个人面对”

南都:这件事情推动了公众对鲁迅文学奖的关注,但也带给文学圈一些争议,作为湖北省作协主席,你受到过来自各方的压力没有?

方方:没有。我们作协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支持我的。发微博的第二天,我看到有这么多人在转,也吓了一大跳,当即给作协相关负责人打电话。我第一句话就是:糟糕,我闯祸了。然后马上作三点交待:第一,不准透露任何评委的名字,也不要告诉我(因我当时没关注评选工作,也不知评委是谁);第二,作协所有同事不要参与此事,不要对外发言;第三,这件事由我一个人面对。

南都:你的微博里提到了“教授重人情而轻文学”,会不会又得罪了一些熟人?毕竟,文坛的圈子并不大。

方方:我发的微博,也许惹得有人不高兴,比方评委。其中有些过去都是朋友,现在恐怕都不是了。坦白地说,我个人多少对其中几个评委是有歉疚心理的。因为网上人太杂,乱骂人的很多,我也不想他们因此受到伤害。所以我第一时间通知作协相关人员,不准透露任何评委的名字。因为我觉得,很可能他们只是随便了一点,觉得初评不算什么,也或许有人是抱着“他这么想要,给他算了”的想法。

谈为官

“最初选我当主席,我就不想当”

南都:作协主席的身份会影响你说话的尺度吗?

方方:像我这样的作协主席不是公务员,基本也不管事,但这个身份还是会影响我说话的尺度。我认为自己只代表个人,但人家不这么看。妥协的事自然也会有。作为普通人我可以大声表态,但作为省作协主席,我只好忍下去。包括一些很烂的作品、很烂的人,媒体拿他们当个宝。这种事,都是应该站出来大声说“N O”的。这点我自己也觉得惭愧。

南都:这届省作协主席任期届满后,你将不再参选该职,不参选的原因是什么?是否与这一事件有关?

方方:跟这事全没关系。对于我来说,柳忠秧这件事,实在不算什么事。我不想当主席,是因为我今年60岁,到2017年换届,我就超龄了,本来也该退休。更何况,最初选我当主席,我就不想当的。还曾跟同学家人探讨过好久,到底要不要当。主席这个位置对我没什么意义。

南都:在任职省作协主席8年之后,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方方:我这辈子最大的理想,就是做个自由自在的作家。在当不当这个主席的事上,我有过犹豫,但最终还是当了。届满卸任,我就是个群众。

我刚当主席时,春节前夕领导接见,我临时被点名发言,就直截了当提出我们应该弯下腰来帮助基层的文学。我告诉他们,就连襄阳这么大的城市,作协连一万元钱都没有。结果领导当场拍板,要求各地每年给基层作协五万元钱。这事给我影响很大。我意识到,其实你在这个位置上,是可以帮助到其他人的,尤其是基层的写作者。但是,现在做事艰难,一旦做事很麻烦,我也就懒得做了。

谈作协

“作协坏就坏在给了它级别”

南都:我记得你说过一句话:“看中国的改革有没有深入,就看作协和文联这样的机构有没有取消,或者以其他方式存在”。作为湖北省作协主席,为什么这样说?

方方:并非说作协完全取消了不要,而是它应以什么方式存在的问题。其实可能各国都有类似的机构,或叫作协,或叫其他,但多是一些民间团体,而不像我们搞一个正厅级机关,养很多人。作家协会坏就坏在给了它行政级别,而且在这里工作的人又分公务员编制和事业编制。在两种编制体系下,福利待遇也是两种。更重要的是,作协成为一个机关后,文学就偏离了“文学”的轨道。

南都:如果要改,你觉得是一个什么样的方向?有没有一些尝试?

方方:我觉得,文化体制的改革是迟早的问题。真改时,作协机关这些人怎么办?不如我们提前做一些预防,到时大家都有去处。我给大家设计的方案是:做一个湖北文学馆。以后,作家协会依托于文学馆来做全省的文学活动,或是作协与文学馆一体。

有了这个思路,我们就开始实际的行动。我作了完整的文学馆文案,也为文学馆作了选点,提出可行的概念,已经把可行性方案提交给了省政府。与此同时,我们联合三所高校教授,做了一套详细的《湖北文学通史》。通史的大纲就是未来文学馆永久性展览的大纲。我一直跟大家说,我们当做一种尝试。就算不改革,这些事也不是白做。

谈文坛

“媒体只引导大家看热闹”

南都:你如何看待如今文学的式微和文坛的喧嚣?

方方:各人有各人的角度。我认为文坛虽然热闹,但文学并未式微。中国文学其实好作品很多,只是大家只看热闹,而没有看到这些好作品而已。或者说,媒体只引导大家看热闹,而没有引导大家看好作品而已。

人物

方方,本名汪芳,1955年生于江苏南京,成长于湖北武汉。1974年高中毕业后在武汉当过装卸工,1978年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分配至湖北电视台工作。现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1987年发表中篇小说《风景》引起极大反响,并因此成为中国“新写实”派代表作家之一,著有长篇小说《乌泥湖年谱》,《水在时间之下》、《武昌城》,中篇小说《风景》、《桃花灿烂》、《涂自强的个人悲伤》、《惟妙惟肖的爱情》等,多部作品被译为英、法、日、意、葡、韩等文字在国外出版。其作品多次获《小说月报》百花奖、中国女性文学奖、中国小说年会排行榜、《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上海政府奖、湖北屈原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等国内重要奖项。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曹晶晶 王伟凯 徐楚函)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