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堂鸟的博客

翱翔在高空中的我 来无踪 去无影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历十四年的知青生活,十四年的工厂生活,十四年的学校生活,构成了我四十二年工龄的全部内容,体验了南北两地知青的生活,扮演过企业的工人、干部、领导的角色,又曾经站在了小学、中学、中专、技校、大专、高职的讲台传道授业解惑也,如今是一个退了休还不消停的半老头子。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文学博物馆,由远而近  

2015-03-30 17:04:43|  分类: 文学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博物馆,由远而近
赵丽宏
  

   这几天,常常在想,上海,该有个什么样的文学博物馆?

  巴金的《随想录》中,有一篇关于文学馆的文章,那是他的一个梦想:“近两年我经常在想一件事:创办一所现代文学资料馆。甚至在梦里我也几次站在文学馆门前,看见人们有说有笑地进进出出。醒过来时我还把梦境当作现实,一个人在床上微笑。”

  巴金写这篇文章,是在1981年4月4日,离现在34年了。巴金生前有两个愿望,一个愿望,是建一个现代文学馆,另一个愿望,是建一个“文革”博物馆。第一个愿望,已经实现,北京的中国现代文学馆,就是始于巴金的倡议。巴金不仅为此呼吁,还捐出了自己的稿费和大量珍贵藏书。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大门上,印着巴金的手模,每个进去参观的人,都可以和他握手。巴金倡议建“文革”博物馆,是为了让中国人记住这段惨痛的历史,是希望这样的历史不要再重演。这个愿望虽然尚未实现,但人们心里是有共鸣的。民间已经有了这样的博物馆。

  世界上有很多文学博物馆,它们大多和一些伟大作家的生活创作联系在一起。在英国,我访问过莎士比亚故居;在法国,参观了雨果故居和巴尔扎克故居;在俄罗斯,看了普希金故居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故居;在印度,去过泰戈尔故居。访问这些故居博物馆,常常有似曾相识的亲切感。为什么?因为读过故居主人们的作品。在博物馆里睹物思人,联想回味那些不朽的文字,是一种精神的漫游。这些故居博物馆,是活着的。印象最深刻的,是都柏林的文学博物馆。那些古老的建筑中,留存着很多作家生活工作的痕迹。爱尔兰人口不多,却是一个文学大国,在那里诞生了很多文学大师,乔纳森·斯威夫特,王尔德,叶芝,萧伯纳,詹姆斯·乔伊斯,贝克特,谢默斯·希尼……在文学博物馆里,能看到他们的著作和手稿,还有无数珍贵的图片和雕塑。不同时代的文学巨匠,以各种姿态站在展馆的每一个角落中,安静地注视着进来的参观者。他们用文字构筑的世界,和都柏林,和爱尔兰交融在一起,成为这个城市和国家的精神脊梁。走出文学博物馆,感觉都柏林就像是一个开放的大文学博物馆,在街头闲逛,可以找到小说《尤利西斯》中描绘的学校、商铺和街巷,也会迎面撞见詹姆斯·乔伊斯的铜像,就像是一个举止随意的过路人,正在人群中和你打招呼。在街角的一个花园里,王尔德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以嘲讽的眼光,注视着来往行人……

  上海的文学博物馆,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我想起了武康路。武康路113号,黑色的大门里面,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一幢形态简朴的三层小楼,掩隐在玉兰树的绿荫中。这里是巴金故居。巴金在这里住了大半个世纪,他的故居,已经成了这个城市的一个文学坐标。

  我曾经很多次走进这个花园,走进那幢小楼,访问巴金,听他回忆往事。小楼的客厅里,经常高朋满座,巴金坐在沙发上,微笑着环顾朋友们,默默地听他们说话。他的背后,是满墙的书架。书架上的每一本书中,都留着他的指纹。有一次,我带着八岁的儿子去看望他,儿子看到客厅里那条陶瓷狗,天真地发问:这是不是包弟?他读过巴金写的《小狗包弟》,那是一段惨痛的回忆。我担心儿子的提问会引起老人的伤感,巴金却笑着回答儿子:这不是包弟。包弟比它活泼多了。他讲了很多关于包弟的往事,它怎么顽皮,客人来时,它怎么站起来作揖。

  《小狗包弟》是《随想录》中的一篇。就在客厅一侧那张小而简陋的桌子上,就在阳台间那台缝纫机的桌面上,巴金写出了那部说真话的大书《随想录》。他的爱,他的痛,他的悲和喜,他的激情和忧伤,他对未来的希冀,在这里转化成真挚朴实的文字,永远留在了人间。

  巴金的故居,现在已经向公众开放,这是他留给这个城市无比珍贵的遗产。巴金生活、写作的环境和所有细节,都真实而自然地保留着,一如他生前的模样。而这幢小楼中,珍藏着巴金一生收藏的书籍、信札和手稿,这些收藏,涵盖着中国的现代文学,也联系着辽阔的世界。遗憾的是,故居空间太小,无法向参观者展示这一切。我想,上海文学博物馆,应该从巴金故居起步。上海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发源地,中国现代文学史中几乎所有重要的作家,都曾和这个城市发生过千丝万缕的关系,鲁迅、巴金、茅盾、郁达夫、徐志摩、张爱玲、傅雷、柯灵、施蛰存……回溯百年,可以列出一个浩浩荡荡的文学大师阵营。因为有了他们,上海不仅是一座工业的城、商业的城、金融的城、摩登时尚的城,也是一座文学的城,而文学建筑起的精神高地,是不会随世俗风潮崩塌的。

  上海的文学博物馆应该设计成什么样子,我说不出来。但是我想,它应该建在人潮汹涌的场所,在作家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在这里,可以让参观者追寻作家们的屐痕,读他们的文字,看他们的手稿,听他们的声音,走进他们当年生活写作的岁月,让人们在文学的氛围中,感受这个时代的人文情怀和理想境界。在这里,让远去的作家们重新回到现代人的生活中,和青年人一起思考明天,瞩望未来。

  我又想起了巴金在梦想建文学馆时说的话:“我那些美好的梦景一定会成为现实,我的愉快的微笑并不是毫无原因的。”

(天堂鸟转引自2015-3-30《新民晚报》A19版)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