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堂鸟的博客

翱翔在高空中的我 来无踪 去无影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历十四年的知青生活,十四年的工厂生活,十四年的学校生活,构成了我四十二年工龄的全部内容,体验了南北两地知青的生活,扮演过企业的工人、干部、领导的角色,又曾经站在了小学、中学、中专、技校、大专、高职的讲台传道授业解惑也,如今是一个退了休还不消停的半老头子。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得趣夜读时  

2015-04-13 17:47:02|  分类: 散文选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趣夜读时
吴凤珍
  

    自小学高年级能读懂大人的读物起,我就养成了一个习惯——睡前总得读些什么才能入眠。如果读得上劲,有时往往直读到半夜,要正房里睡的老祖母一觉醒来发现已夜半而我那侧厢的灯尚亮着催促我熄灯睡,我才恋恋不舍地放下书本而熄了灯。年龄渐长,对夜读的文章便有了越来越高的要求,直到现在,则要在白天里精挑一番,凡能在读后不到十分钟能吸引我的。这一篇文章便能中选,于是在嘈杂、不能安心读书的白天里便舍不得草率地读它了,这样易糟蹋和亵渎了好文章也。妙文章该是在夜深人静时让我能专心地、细细地读它和品味它的。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只有身旁熟睡的老伴发出了轻微而均衡的鼻息。此时是精读文章的绝妙境地。我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手捧报刊或书本,凑着台灯光,认真、且投入地细细地品读着。一天中唯此时最为温馨和放松。

  有时,读到的文章如故友促膝谈心,娓娓道来亲切感人,往往引以为不见面的知己,内心里便与之交流和请教,渴望以后再能在报刊上见面;有时读到生活气息浓郁、有着感人的细节的文章,则心里向往之并作为自己的楷模;有时,对喜爱的古诗词就小声朗读着,自读自听自娱,一字字地品咂其味,此时齿颊噙香而久久不去!自得其乐,且乐极无涯矣!

  有次,老伴睡眼迷茫,似睡似醒时分,我恰读到一则小故事,感动得急于想找他谈论,这和生活中凡有美食,谁也不肯吃独食,必分而食之才舒坦一样,此乃更宝贵的精神享受,岂非更该夫妻共享之?我凑近他的耳畔,悄悄地讲述着这则小故事——“有对青年情侣在过铁路道口时,不巧,那女的一只高跟鞋跟嵌在铁轨里的碎石中了,一时间无论怎样使劲拔都拔不出,两人一起用力拔也没用,此时铁轨上恰有火车自远而近疾驰而来了,千钧一发之际,已是站在铁轨外的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速跳进铁轨,并紧紧地抱住了他那亲爱的女人!”当然,我讲述时还有不少的细节、修饰和恰当的形容词,可说是声情并茂的。

  待我弯下腰瞧他时,他那浑浊的老眼里噙着晶莹的泪水了,并双手紧紧地箍着我的手臂,仿佛我就是穿着那穿高跟鞋被碎石“咬住”了的女子!那整整一夜,我的手臂就这样常常地被他紧箍着,他生怕失去我似的。我那傻老头哪!

  还有次,我轻轻地吟哦着柳宗元的《江雪》,尤其是在念到末一句而入神时,竟然与乡间的老学究一样在频频地摇首晃脑起来了,这么一来似乎更感觉到诗味儿从淡极而反厚醇了。

  “他为啥不吟‘独钓寒江鱼’呢?”正值微有睡意的老伴蓦地接冷嘴问了这么一句话。

  “你以为呢?”我反问了一句。

  “这便没味儿了。” 

  “什么味?” 

  他不作声了。

  “是没了诗味,也不是他当时的心情了。这末句是点睛之笔,前三句作了特孤独的铺垫,末尾那蓑笠翁独自垂钓,钓什么,钓这寒江雪哪!正因为他钓的是雪而非鱼,他的心态似乎就那么的旷达、宁静、澄净、透彻和闲适。那远近之景清峭幽僻又空旷明净!他是在享受着他的孤独,细细品之又有些淡淡的忧伤。仿佛是在自嘲自乐。的确是妙人妙诗!

  一个人能入此心灵佳境并出此佳句真不易——我与他均有些感悟地对望着,似有话、偏无言,我的眼睛在问他:“这样的享受怎么样?”

  “味道好极了!”他的眼睛在答道。

  两人便在这诗意缱绻,酣畅淋漓、通体舒适中寻觅着诗情画意的梦境……

(天堂鸟转引自2015-4-13《新民晚报》A20版)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