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堂鸟的博客

翱翔在高空中的我 来无踪 去无影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历十四年的知青生活,十四年的工厂生活,十四年的学校生活,构成了我四十二年工龄的全部内容,体验了南北两地知青的生活,扮演过企业的工人、干部、领导的角色,又曾经站在了小学、中学、中专、技校、大专、高职的讲台传道授业解惑也,如今是一个退了休还不消停的半老头子。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汉魏之际月旦评的兴与衰  

2015-05-17 16:29:09|  分类: 国学论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魏之际月旦评的兴与衰
◆ 朱子彦

【引用】汉魏之际月旦评的兴与衰 - 天堂鸟 - 天堂鸟的博客
▲ 砖刻“月旦评” 
【引用】汉魏之际月旦评的兴与衰 - 天堂鸟 - 天堂鸟的博客
? 许劭

           月旦尝居第一评

  《三国演义》中的曹操一出场,便有一段情节十分吸人眼球。曹操曾去见汝南名士许劭,问曰:“我何如人?”许劭起初不肯作答,在曹操再三追问下,许邵才答道:“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也”。操闻言大喜。在罗贯中看来,许劭之评十分确切,乃是曹操一生功过的高度概括。《三国演义》是小说,其中诸多情节为虚构,但许劭评曹操确有其事,且评判之词与史实基本相符。那么,许劭究为何许样人,其评论代表了东汉社会怎么样的公众舆论?这是本文所要讨论的主旨。许劭之评称之为月旦评。“月旦”即每月初一,它是东汉末年汝南郡每月初一进行的品评人物、论士议政的一项活动。汝南月旦评是由汝南名士许劭(字子将)与其族兄许靖共同主持的。《后汉书·许劭传》载:“劭与靖俱有高名,好共核论乡党人物,每月辄更其品题,故汝南俗有月旦评焉。”这项活动在汝南一带蔚成风气,参与者甚众,影响也非常大。其后,月旦评便逐渐成为名士们品评人物的代名词。如萧梁刘峻在《广绝交论》中就有“雌黄出其唇吻,朱紫由其月旦”之说,宋人秦观也有诗云:“月旦尝居第一评,立朝风采照公卿”。秦观视月旦评为“第一评”,其辞虽不无夸张,但也足见月旦评在历史上影响之深远。

  月旦评在许劭、许靖的主持下,名噪一时,被许氏兄弟“所称如龙之升,所贬如坠于渊,清论风行,高唱草偃,为众所服。”许劭任汝南郡功曹时,郡内大小官吏均十分畏惧,居然“莫不改操饰行”,纷纷检点自己的言行举止。不仅一般的士人官吏对许氏兄弟敬若神明,即便是出身四世三公的大贵族袁绍和“任侠放荡”的曹操,对月旦评也是深为折服且不得不有所顾忌。袁绍“公族豪侠,播名海内”,平日间盛气凌人,飞扬跋扈,连董卓、何进等权贵都不放在眼里。然独惧许劭之评,《后汉书·许劭传》载“袁绍去濮阳令归,车徒甚盛。将入郡界,乃谢遣宾客,曰:‘吾舆服岂可使许子将见’,遂以单车归家。”出行前呼后拥,很讲排场的袁绍唯恐奢靡的场景为许劭所不齿,只得装模作样,轻车简从地回到家乡,以便给许劭留下一个好印象。曹操祖父曹腾为中常侍,故操门第不高,时人讥讽其为“赘阉遗丑”,曹操为摆脱被人看轻的尴尬局面,遂千方百计恳求许劭为己一评。为达目的甚至不惜采用胁迫等无赖手段:“曹操微时,常卑辞厚礼,求为己目,劭鄙其人而不肯对。操乃伺隙胁劭。劭不得已,曰‘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操大悦而去。”(《后汉书·许劭传》)

  除了袁绍与曹操外,当时很多英雄豪杰都曾被许氏兄弟“核论”,如他们评陈寔为“太丘(陈寔曾任太丘令)道广,广则难周”,论陈蕃是“仲举(陈蕃之字)性峻,峻则少通”。陈寔为当时名士中之泰斗,陈蕃则是名士中之“护法”,许劭对二人之品题,各为八个字,有褒有贬,恰如其分。有人问许劭:“(荀)靖与(荀)爽孰贤,邵曰:二人皆玉也,慈明(荀靖之字)外朗,叔慈(荀爽之字)内润。”其品评荀靖兄弟,假物为喻,形象鲜明。以简洁明了的语言,表达了纷呈多面的人物性格。听者默契于心,犹如恍然在目,真可谓神妙也。

  月旦评盛行汉末之因

  月旦评为何会出现?笔者认为大致有四方面的原因:首先,月旦评产生与发展有着深厚的文化背景。月旦评植根于汝南地灵人杰的文化氛围之中,东汉学者应劭说过:“汝南,中土大郡,方城四十,养老致敬,化之至也。”汝南在当时是一个在政治经济文化上都比较发达的先进地区。就其道德风尚、文化修养来说,确已达到了“化之至也”的程度。汉魏之时,汝南、颍川一带,人才辈出,英雄驰骋,曹操与姚兴皆有“汝颍固多奇士”之语。就学术而论,自东汉初至顺帝年间,汝颍地区曾涌现出一批经学大师,汝南戴凭、钟兴、许慎、周举、蔡玄,颍川张兴、丁鸿等均蜚声海内,他们或是享有“五经无双”、“五经纵横”之美誉,或者招收弟子成千上万,为一代宗师。在如此深厚的文化积淀中,月旦评的破土而出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次,月旦评的出现同东汉末年士人热衷于“谈论”的社会风气有关。桓灵之时,政治极端腐败,外戚与宦官轮流把持政权。面对日益深重的政治危机和亡国之兆,士人学子们已无法安心于书本,沉潜于学术了。太学中出现了“博士倚席不讲,朋徒相视怠散,学舍颓敝,鞠为园蔬”的萧条景象。他们把精力逐渐转向了时政,对社会政治的关切和议论,成为时代的一个兴奋点。东汉后期谈论蔚然成风。士人见面即相互品鉴人伦,臧否朝政,谈论不仅长至“连日达夜”,而且规模扩大到数千人。尤其是“党锢之祸”后,这种倾向更为明显。士人们“激扬名声,互相题拂,品核公卿,裁量执政”。士人中还出现了一批慧眼识人才的谈论家。如孔融,“荐达贤士,多所奖进,知而未言,以为己过,故海内英俊皆信服之。”郭林宗,善谈论,“性明知人,好奖训士类”,据说,赖之成名者竟多达六十余人。其实,无论是“裁量执政”,抑或是“奖训士类”,都是一种社会议政、举荐人才的具体表现。而许劭、许靖兄弟之评论、识才、拔士更是精确无比,在当时是有口皆碑的。由此可知,汝南月旦评的出现决非是孤立、偶然的,它与东汉末年士林中的谈论之风一脉相承,紧密相连。

  其三,汉代选官制度为月旦评的盛行创造了条件。汉朝以察举、征辟为主的选官制存在着重“德”轻“才”的缺陷。据《续汉书·百官志》注引《汉官仪》载:“丞相故事,四科取士”。汉代四科取士以“德”为第一要务。但是道德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所以不免沾染上厚重的“人治”色彩。“德”的名声主要靠社会舆论的制造,在重视人物观察、举荐,而非考试的察举制度下,先期获得社会重要人物的肯定、赞誉,对于求仕之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当时“权贵子弟多以人事得举,而穷约守志以穷退见遗”。可见,要入仕就必须靠“人事”而成名,沽名钓誉,形成轰动效应。

  东汉后期,豪强地主相互吹捧,自我标榜,盛行一时。什么“乡里之号”、“时人之语”、“天下之称”等等,形成了一种社会公论,公论的好坏决定了被品评者的前途。于是主持公论的豪门世族拥有极大的权威,能够识才举士者更享有盛名。他们不仅在舆论界有重大影响,而且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左右朝廷的用人。例如谁被党锢领袖李膺看中,就如鲤鱼跳龙门,身价百倍。李膺是二千石的高官,自不待言。然而不做官的士林精英,若善于发现和品评人物,也同样可以左右舆论。终身未仕的郭泰在士林中享有极高的声望,“泰之所名,人品乃定,先言后验,众皆服之。”布衣陈寔也是一个有权威的人才鉴定者,时人称“宁为刑罚所加,不为陈君所短。”隐居乡里的名士范滂亦是如此,汝南小吏朱零宁可得罪太守宗资也不肯违背范滂的意愿,他说:“范滂清裁,犹以利刃齿腐朽,今日宁受笞死,而滂不可违。”月旦评的领袖许劭影响之大更是震动朝野。被时人视为制造社会舆论的大师。如曹操之例就颇为典型。操未入仕前曾不择手段地想扬名天下,他起初欲借助太尉桥玄之言替自己鼓吹一番:“初,曹操微时,人莫知者,尝往候玄,玄见而异焉,谓曰:‘今天下将乱,安生民者其在君乎!’”但桥玄觉得自己的声望还不够,为了进一步提高曹操的知名度,遂将操推荐给了“汝南管籥”许劭。“玄谓太祖曰:‘君未有名,可交许子将’,太祖乃造子将,子将纳焉,由是知名。”(《三国志·武帝纪》注引《世语》)许劭的赏识与品评使曹操为世人所瞩目,由“君未有名”到“由是知名”,这便是月旦评制造舆论的结果。不久,曹操便藉此被举为“孝廉”,步入官场。王鸣盛在《十七史商榷·州郡中正》中云:“大约汉末名士互相品题,遂成风气,于是朝廷用人,率多采之。”月旦评在这方面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它的兴起为士人学子们开辟了一条入仕的有效途径。

  其四,月旦评之所以享有盛名,还与许劭、许靖刚正不阿的浩然正气以及他们的清行高节有密切的关系。东汉末年,阉宦当道,内外大权皆操于宦官之手,凡谋求做官及升迁者,非投靠宦官不可。然许靖、许劭却极为鄙视阉宦与无行谄伪之徒。《后汉书·许劭传》载:“劭从祖敬,敬子训,训子相,并为三公,相以能谄事宦官,故自致台司封侯,数遣请劭,劭恶其薄行,终不候之。”许劭对其从兄弟许相“以能谄事宦官”,深恶痛绝,以致与其断绝往来。再如“(许劭)宗人许栩,沉没荣利,致位司徒。举宗莫不匍匐栩门,承风而驱,官以贿成,惟劭不过其门。”对同宗之达官显贵都不买账,更遑论他人,其气节之高可见一斑。

  董卓秉政时,废少帝,立幼主,滥杀无辜,专横跋扈,被士大夫视作乱臣贼子。许靖痛恨董卓专权,遂与吏部尚书周毖假借为董卓选拔人才,而在暗中培植反董势力。尚书周毖“与靖共谋议,进退天下之士,沙汰秽浊,显拔幽滞。进用颍川荀爽、韩融、陈纪等为公、卿、郡守,拜尚书韩馥为冀州牧,侍中刘岱为兖州刺史,颍川张咨为南阳太守,陈留孔伷为豫州刺史,东郡张邈为陈留太守。……馥等到官,各举兵还向京都,欲以诛卓”。(《三国志·许靖传》)在许靖、周毖的密谋策划下,关东地区组成了浩浩荡荡的讨伐董卓的诸侯大军,兵锋直指长安。直到此时董卓方知上当受骗,大怒曰:“诸君言当拔用善士,卓从君计,不欲违天下人心。而诸君所用人,至官之日,还来相图。卓何用相负!”立刻下令将周毖斩首。许靖因事先预作准备,逃至豫州刺史孔伷处,才幸免于难。在躲避战乱的流亡途中,许靖“与群士相随,每有患急,常先人后己,与九族中外同其饥寒”。此情此景令人为之动容。可见,月旦评之所以盛行汉魏之际,实同许氏兄弟鄙视阉宦,不畏权贵,奖训后进,正直清廉的高风亮节密切相关。

  月旦评的正能量不容低估

  月旦评在历史上影响深远,然后人对其看法各异,可谓见仁见智,褒贬不一。历代诗词中颇多溢美赞誉之词。如唐陈子昂诗《春台引》云:“星台秀士,月旦诸子。”将参加集会的士人学子比作品评人物的名士。权德舆诗《哭刘四尚书》云:“笑言成月旦,风韵挹天真。”谓刘尚书善于臧否人物,谈笑内容皆似月旦评。宋人秦观《送裴仲谟》诗曰:“汝南古佳郡,月旦评一易。”对汝南月旦评内容每月更新一次十分推崇。明人王錂诗《春芜记》曰:“心负云霄志,名高月旦评”,对月旦评更是称颂备至。

  然而月旦评亦屡遭后人非议。晋人葛洪云:“汉末俗弊,朋党分部,许子将之徒,以口舌取戒,争讼论议,门宗成仇。故汝南人士无复定价,而有月旦之评。魏武帝亦深疾之,欲取其首。尔乃奔波亡走,殆至屠灭。”近人余嘉锡亦持相同之见:“所谓汝南月旦评者,不免臧否任意,以快其恩怨之私,正汉末之弊俗。虽或颇能奖拔人才,不过藉此以植党树私,不足道也。”(《世说新语笺疏》)此两人之言或许有其合理之处,但如果结合当时的形势,对月旦评作全面客观的评价,显然是有失公允的。笔者以为从当时的大环境来看,月旦评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很强的舆论监督作用,绝不等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玄言清谈”,其发挥的两大积极作用还是应予以充分肯定。

  1. 准确性和预见性是月旦评的一大特点。

  许劭察人之准,评人之确早已为世人所知。在曹操尚无显山露水之时便评其为“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可见其目锐如锋,料事如神。陶谦“有奇表,性刚直,有大节”,知名于当时,然许劭却认为“陶恭祖外慕声名,内非真正”。陶谦任徐州牧,为汉末一方诸侯。徐州位于中原,兵粮充足,陶谦据此本可以大有作为,但他却“背道任情,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结果在汉末群雄割据、逐鹿中原的争霸战争中,徐州最终被曹操所兼并,“陶谦昏乱而忧死”。“袁氏树恩四世,门生故吏遍于天下”,袁术称雄淮南,野心勃勃,欲代汉称帝。但许劭却认为“袁公路其人豺狼,不能久矣”。果不其然,袁术称帝后不久即为曹操所灭。可见,许劭有先见之明,对陶谦、袁术之评判是极为准确的。许劭见刘晔后,“称刘晔有佐世之才”,刘晔后来成为曹魏三朝重臣,其足智多谋,屡建奇勋,确是三国时期不可多得之良才。许劭察人之准由此可见一斑。

  2. 月旦评起到了选拔人才及舆论监督的作用。

  汉末官场,贿赂公行,卖官鬻爵,腐败不堪,许多有才能而无金钱门路之士,很难进入仕途。但自从许劭担任汝南郡功曹一职后,“抗举忠义,进善黜恶。”他利用月旦评,来考绩小吏,选拔人才,许劭“发明樊子昭于鬻帻之肆,出虞永贤于牧竖,召李淑才乡闾之间,擢郭子瑜鞍马之吏,援杨孝祖,举和阳士。兹六贤者,皆当世之令懿也。其余中流之士,或举之于淹滞,或显之乎童齿,莫不赖劭顾叹之荣。凡所拔育,显成令德者,不可殚记。”(《三国志·和洽传》注引《汝南先贤传》)故范晔称颂道:“天下言拔士者,咸称许(劭)、郭(泰)。”谢子微更赞颂许劭是“希世出众之伟人”。一时间,社会风气也为之一振。当然,我们也不宜过分夸大月旦评选贤拔士的功能,毕竟它对东汉末年腐朽黑暗的总形势还是无能为力的。尽管其作用有限,但是在政局动荡、诸侯纷争的情况下,月旦评能任人唯贤,择其善者造福一方,还是难能可贵的。另外,月旦评还在一定程度上震慑住了强宗豪族飞扬跋扈的气焰,使之不得不有所收敛。如袁绍遣散宾客,单车回府;曹操虽霸气十足,然亦不得不受“乱世奸雄”之评,皆是囿于舆论压力之故。而且,月旦评对人“核论”并非一成不变,而是每月一评,“无复定价”,这就犹如紧箍咒一般,时时不让士人学子甚至权贵们有喘息之机。

  此外,月旦评用语清通简要,流转圆美;用典诙谐,如数家珍;比喻确切,形象生动。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秦汉以来文学向精致化、骈体化发展的历史进程。最后需要指出的是,月旦评的盛衰消长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东汉朝廷阉宦专权,皇权削弱,社会控制力下降,政治趋于多元化,这是包括月旦评兴起的重要原因。魏晋时期,社会控制力逐渐增强,地方权力收归中央,随着九品中正制的确立,社会清议遂成为由官府控制的规范化的制度。这样一来,民间的、分散的品评人物逐渐湮灭了,月旦评从此也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



(天堂鸟转引自2015-5-17《新民晚报》B07版)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