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堂鸟的博客

翱翔在高空中的我 来无踪 去无影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历十四年的知青生活,十四年的工厂生活,十四年的学校生活,构成了我四十二年工龄的全部内容,体验了南北两地知青的生活,扮演过企业的工人、干部、领导的角色,又曾经站在了小学、中学、中专、技校、大专、高职的讲台传道授业解惑也,如今是一个退了休还不消停的半老头子。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写作是独享快意的过程  

2015-06-27 16:58:08|  分类: 写作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作是独享快意的过程
 ◆ 叶振环
  

     前几年进入花甲之年的老年队伍后,很不情愿地明白,我已远离了年轻时的体表发肤。于是追问自己:心灵之泉是否干枯,心灵之林是否葱茏,心灵之花是否芬芳,心灵之歌是否欢歌,我一一盘点,历历在目。而这一切,缘于一个简单孤寂的词汇:写作。 

  记得翟永明在《与马铃薯兄弟的访谈》里说,“我写作是为了让我的生活更有乐趣,不再无聊,不再恐惧。”这话坦诚又真实。很多年前当我开始连续不断地写出一些小文章,没有去想为什么要写作,至少是没有认真地想过。好像始于某个夜晚或是午后,觉得走了好长的路,衣兜里装满了路上的见闻和捡拾,热热闹闹地挤在我的门口,盼着我为它们打开一扇门。这种感觉是强烈的,不由分说的,常常会在午夜时分把我从床上拽起来,拉着我坐到电脑前,用一行行的文字倾诉着与一个遥远的灵魂的窃窃私语,然后,身轻如燕,容光焕发,甚至带着一点醉意,做着明天的梦。后来,读宗白华先生的《美学散步》,他在文中的序言部分写到:散步的时候可以偶尔在路上折到一枝鲜花,也可以在路上拾起别人弃之不顾而自己感到兴趣的燕石。”顿觉豁然开朗:写作不也是在漫漫人生路上的自由散步吗?听听水声看看花落,让季节的流风轻拂心灵上的浮尘,人怎能不年轻呢? 

  在我看来,心灵的保养既需要吸纳也需要释放,没有什么比写作更能担此重任了。写作,可以让我们的心灵之茧不再泛黄陈旧,在文字与心灵的同频共振里蜕变出美丽的天鹅;写作,可以让我们的心灵之舟不再塞满忧愁绝望,像静静地入睡,在睡眠中融化沉重,由苍老转为年轻。 

  多么奇妙的一件事。谁能拒绝年轻的诱惑? 

  退休前的写作与我,是工作之余的事。退休后的写作,是自我爱好的延续。我珍视这个独享快意的过程。当一切的一切漫游在我的眼中或者是浮现在我的记忆里,我总会在它们的一见钟情怦然心动后,用五脏六腑将这些片段逐个捂热,然后,随着激动的心跳输送到我的大脑,进行新的排列组合,抑或复制粘贴,由我的双手连缀成章。再后来竟然出了几本书,还走进了市作家协会的殿堂。即使这样,我也永远写不出梭罗的《瓦尔登湖》,吟诵不出叶芝的《当你老了》,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我苦求不来,那我就坚守“一枝一叶总关情”。从我的心灵出发,用文字去触摸内心深处最柔的一潭碧水,这是多么具有生命意义的事情。所以,我继续着写作,贪恋着心灵永葆年轻的滋味。 

  作家毕淑敏曾经写了一篇散文《阅读是一种孤独》,来说明阅读与我们割舍不断的情节。而写作何尝不是这样的一种孤独呢?它像产妇的阵痛,忍住短痛才有长久的喜悦。“写作,是借由文字的光束照进内心的舞台,成就自己的舞蹈。然而,这舞蹈不只是跳给自己看的。不可因为一时掌声激烈而分心,亦不可因为舞蹈中台下没有声音而气馁,因为那不是此刻你该关注的事。”《陌生花开缓缓归》是我爱读的一本书,安意如的这段话不仅仅是说给她自己,也说给我听。穿行在这段文字里,我寻找着落笔的光束。

  “隔帘花叶有辉光”。年轻是从寻美开始的。文字的珠帘制造了奇妙的距离,使我们的心灵踏着美丽的节奏走在人生的长卷上。老了,依然能爱上写作,这毕竟是不应放弃的梦想。


(天堂鸟转引自2015-6-27《新民晚报》C09版)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