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堂鸟的博客

翱翔在高空中的我 来无踪 去无影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历十四年的知青生活,十四年的工厂生活,十四年的学校生活,构成了我四十二年工龄的全部内容,体验了南北两地知青的生活,扮演过企业的工人、干部、领导的角色,又曾经站在了小学、中学、中专、技校、大专、高职的讲台传道授业解惑也,如今是一个退了休还不消停的半老头子。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直挂云帆济沧海  

2015-07-22 16:23:16|  分类: 名家新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直挂云帆济沧海
赵丽宏
 

   张士敏先生是资历很深的老作家了,在读者的印象中,他是小说家,他的很多小说,在不同的时代,都曾留给读者深刻的印象。现在,士敏先生散文集要出版了。

  其实,在我的阅读记忆中,士敏先生也是一位散文家。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还是一个孩子,有一次,读到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选《荔枝蜜》,书名是用了杨朔的一篇散文题目,其中就有士敏先生的《瞿塘一日游》。这是一篇写三峡风光的散文,但不是一篇平常的游记,文章中有对自然风光的生动描绘,有对历史风物的介绍和追怀,也有对在那里生活工作的普通劳动者的赞美。在《荔枝蜜》这本散文选里的入选作者中,士敏先生也许是最年轻的,但他这篇散文却让人感觉气象万千,有气势,有感情,十分耐读。我至今仍记得他在这篇散文中对三峡急流的描绘,那种谋篇布局和驾驭文字的能力,使我联想起在急流中争渡的船夫。在士敏先生即将出版的散文选中,他把写于五十多年前的《瞿塘一日游》放在了首篇,这是一个可以让人细细观赏的美妙开篇,也可以看做是一个作家为自己的写作定的一个基调。

  散文是非虚构的文体,读一个作家的散文选,可以窥见作者的人生屐痕,也可以发现他的心路历程。士敏先生的散文选,写作的时间跨度长达五十多年,这些写于不同年代的文字,记录了他所经历的时代风云和人间冷暖。他在散文中写自己的遭遇、自己的观察、自己的思索,写他的所见所闻,写他和各种人物的交往,文章记录的是个人的经历,折射的却是大半个世纪的岁月沧桑和历史沉浮。

  士敏先生从前曾被人归入“工人作家”之列,这个称号,曾经时髦光鲜,也曾暗淡失色。士敏先生似乎并不在意别人怎么将他归类,他在作品中写自己熟悉的生活,抒发自己真实的感情。这大半个世纪来,他一直以一个生活的探求者和写作的探索者来要求自己。当很多当年活跃一时的工人作家停止写作,淡出文坛时,士敏先生一直没有中断笔耕,文坛上仍能看到他活跃的身影。他不甘于生活的一成不变,始终对世界充满了好奇。中年以后,他远游异域,客居他乡,虽然寂寞,却丰富了自己的写作内容。这些内容,大多体现在他的散文中。他在散文《在美国》中这样感叹:“已经知天命之年,为何还要离乡背井,到异国他乡生活?而且是个语言、文化习俗、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迥异的国度,对此我也说不清,但有一点肯定,套句流行语:想换一种活法。”这样的感叹,好像有些茫然,但很真实地表达了一个作家想探索世界、扩展视野、丰富人生阅历和写作领域的欲望。士敏先生走出国门后写的那些散文,很值得一读。这些文字,不仅拓阔了他的思路,也使他的作品更加文采斐然。

  士敏先生已经年近八十,但在我的印象中,怎么也无法把他和一个“老”字联系在一起。三十年前,有一次我曾和他一起到大连参加一个文学笔会,那时我三十出头,他刚过五十。我们一起登山观海,兴致勃勃。最近看到他,感觉他还是老样子,依然兴致勃勃地关注着他身边的世界。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竟然不是衰老,这也许是文学的魅力。三十年前,我在海边曾赠他李白的诗句,三十年后,读罢他的散文选,我还是想用李白的这两句诗赠他:“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本文为《国王的心有多重》(文汇出版社)序


(天堂鸟转引自2015-7-22《新民晚报》A29版)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