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堂鸟的博客

翱翔在高空中的我 来无踪 去无影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历十四年的知青生活,十四年的工厂生活,十四年的学校生活,构成了我四十二年工龄的全部内容,体验了南北两地知青的生活,扮演过企业的工人、干部、领导的角色,又曾经站在了小学、中学、中专、技校、大专、高职的讲台传道授业解惑也,如今是一个退了休还不消停的半老头子。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国学普及路方长  

2015-08-27 21:53:41|  分类: 国学论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学普及路方长
◆ 钱伯城

【引用】国学普及路方长 - 天堂鸟 - 天堂鸟的博客
《国学论谭》封面(文汇出版社)


        新民晚报“夜光杯”,秉持普及国学知识、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宗旨,于2008年开设“国学论谭”专版,颇受广大读者的欢迎和学术界的关注。所刊文章,迄今已达200多篇,可以说是蔚成大观。为了便于保存和阅读,读者吁请裒成一集。事竣,编者希望我这个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化研究、整理、出版的九四老人,对于现在比较热门的“国学”说点认识,以利读者解读。我是非常乐意为之的。我想起了曾经为朱自清先生的《经典常谈》做过一篇导读文章。如今翻检出来,感觉自己对“国学”的理解,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甚至以为对于现在有兴趣的读者还有一些帮助。因此,对这篇文章加以梳理一过,作为这本《国学论谭》的弁言,以期抛砖引玉,让更多的人来参与讨论和传播我们的传统经典文化。

  著名学者、文学家朱自清(1898-1948)的《经典常谈》,是一部介绍讲解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知识、学习传统文化典籍(也叫国学)的入门书、打基础书,又是极有学术分量的书。这部书所说的“经典”,其涉及的范围较广,不限于传统的“十三经”、“四书五经”等经部书,也包含了经、史、子、集四部在内所有可称“经典”的著作。这本书可以同时适应三个层次读者的需要:第一是初学者,对初学者特别有用,因为所讲的都是最基本最精要的传统文化知识;第二是对已有一定文史知识基础的读者,也有很大用处,因为它指引由此循序而进的学习途径与方法;第三是对学已有成的读者,也有很多的用处,因为这是作为一代学者朱自清对传统文化典籍研究的一个总结。

  朱自清先生写这部书的出发点,我想也应该成为《国学论谭》编著者的共识。《经典常谈》不用“国学”名字。朱自清说:“‘国学’这名字,和西洋人所渭‘汉学’一般,都未免笼统的毛病。”他也不赞成用“国学概论”一类做书名,因为“‘概论’这名字容易教读者感到自己满足;‘概论’里好像什么都有了,再用不着别的——其实什么都只有一点儿!”但本书内容,除了仍“按照传统的经、史、子、集的顺序”,“以经典为主,以书为主”,另外关于历代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历史学家、文学家以及诗人等,也在介绍论述的范围之内。又是书,又是人,都得评述一番,放在一本小册子里,当然也只能“都只有一点儿”。但如何掌握这“一点儿”,使之恰到好处,就要看写作者的学术功力与水平。

  通俗化,就是普及化,是把某一门较深奥的学问,用通俗浅显的语言文字讲解出来,普及给大众,让大家看得懂,发生兴趣;并且由此作为阶梯,逐步升上去,作更高一层的探索。

  通俗化是传播各种知识的重要手段之一。通俗化的工作,看看容易,做起来很不容易,常常吃力不讨好,或有力使不好。这需要社会的提倡,尤其需要有学界的有心人和热心人。但光有心不够,光有热心也不够,还必须是这门学问的行家,必须写得出生动流畅的文章。具备此三者写出来的通俗学术读物,方可举重若轻,深入浅出,文以载道,道借文传,受到大众的欢迎。

  我们知道,经典训练并不就是恢复读经教育。恢复读经教育是开倒车,这是五四运动早已解决了的问题。但一股脑儿反对读经,走极端,弃之如敝屣,造成文化的断层,这是民族文化虚无主义的表现。这却是五四运动未曾解决好的问题。经典训练就是针对这一问题提出来的。朱自清说:“读经的废止并不就是经典训练的废止”;“在中等以上的教育里,经典训练应该是一个必要的项目。经典训练的价值不在实用,而在文化”。他特别指出:“做一个有相当教育的国民,至少对于本国的经典,也有接触的义务。”他所说的“有相当教育的国民”,是指具有一定文化素养的国民;所说的“接触的义务”,是指国民接受经典训练的义务。他把经典训练提到国民义务的高度,就是确定它在国民教育中的地位。也就是说,做一个有相当教育的中国人,有义务通晓本国传统文化有关经典的基本知识。

  朱自清通过《经典常谈》一书,提出经典训练这个问题的时候,离开五四运动还只二十年多一点的时间,他已看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现在,离开五四运动九十多年了,中间经过了大革文化命的“文化大革命”,所有传统经典被一扫而空,已不仅仅是有无经典训练问题了;影响所及,虽有上世纪80至90年代的“国学热”,但浮在表面者多,赶时髦者多,而注意基础训练者少。所以,朱自清先生提出经典训练的重要性,依然值得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朱自清先生所运用的重要的通俗化手段,是围绕经典这个主题,从大量有关的史事史话中,选择融合最重要的部分,用明白易懂的语言文字表述出来。因为史料太多,所以必须加以选择;又因为经过筛选的史料,不能原样照搬,还得融会化解,使之成为全书的有机组合。这一通俗化的手段,便是一改写,二翻译。改写主要用于史事叙述方面,翻译主要用于人物对话方面。

  大约朱自清在昆明写作本书的同时,范文澜在延安集合了几位青年史学家,开始写作多卷本《中国通史简编》,对史料的熔铸提炼,基本上也采用改写、翻译的办法。不仅所有人物谈话用白话翻译,连诏令、制策、奏章也改成白话,作为历史书通俗化的尝试,予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他们南北呼应,不谋而合,都是具济世胸怀的学术有心人,同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普及传播做出了贡献。

  现在,我们拿到的这本《国学论谭》在运用通俗化的手段上,与朱自清当年的理念是一脉相承的。

  朱自清这一代学者的学术器度,可以四字尽之:平和宽容。他们即使学术观点对立,争论激烈,各不相下,亦必相互尊重,不挟嫌排挤。最有名的一个例子,就是胡适、傅斯年力排众议,推举郭沫若为中央研究院院士。当然,郭沫若也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他的马克思主义批判立场。这就是学者的风度。朱自清写《经典常谈》时,知识界已普遍受到左倾影响,表现出激进的倾向,右翼的胡适首当其冲,他的一些著作不受重视,甚至令有些人不屑一顾。但朱自清却能保持独立精神,不作左右摇摆。如《诗》一章,论杜甫的诗,即引胡适《白话文学史》的话:“而杜甫写‘民间的实在痛苦,社会的实在问题,国家的实在情况,人生的实在希望与恐惧’,更给诗开辟了新世界。”其中单引号中的话,就是引用胡适《白话文学史》对杜甫的评价。朱自清先生在《经典常谈》里,也不用流行的术语,如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等;说到《西游记》只说“以设想为主”,说到《水浒》《红楼梦》只说“是写实的”或“写实的作风”。对古典文学作品务求实事求是评论,不乱贴标签,这是务实的学风。

  我们读一本书,一方面固然希望这本书有独立的见解,予读者以新知;但是另一方面,读者自己也必须保持或学会一定的独立判断能力,不妄信,不盲从,在阅读中发现问题或提出问题,即使这些问题提错了也不要紧,承认改正就是,但得到了思考问题的训练。

  经典中还有许多问题可待继续研究。这也是正常的。如果什么问题都已解决,一劳永逸,不用再动脑筋,学问也就停止了。我以为,这也就是推出这本《国学论谭》的一个出发点。

  七十多年前出版的《经典常谈》,和现在出版的这本《国学论谭》,无论在内容、形式还是写作风格上,都有很大的不同,但它们在普及中国传统经典文化方面走的路子是一致的,在求真务实的学风上也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因此,我相信《国学论谭》的出版,对于更好地推动中国传统文化精华的传承和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

  2015年7月15日,于上海

  (本文为《国学论谭》一书的弁言)

(天堂鸟转引自2015-8-16《新民晚报》B07版)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