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堂鸟的博客

翱翔在高空中的我 来无踪 去无影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历十四年的知青生活,十四年的工厂生活,十四年的学校生活,构成了我四十二年工龄的全部内容,体验了南北两地知青的生活,扮演过企业的工人、干部、领导的角色,又曾经站在了小学、中学、中专、技校、大专、高职的讲台传道授业解惑也,如今是一个退了休还不消停的半老头子。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创新和包容  

2015-10-06 16:32:43|  分类: 名家新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新和包容
黄宗英
 

    我出生在北京,初到上海是1941年初秋。在辣斐德路桃园村,小小亭子,与大哥宗江两人住着。从此,我在上海前后住了五六十年,我的演艺和写作生涯都是从这里起步的。所以我特别能感受海派文化的特点——创新和包容。

  先说一个“台上跑火车”的例子。一次,赵丹和我,去看中国旅行剧团(简称中旅)演出。我们很尊重中旅,因为中旅是中国话剧职业化的开创者。班子很硬:唐槐秋、唐若青父女,邵华、王献斋、孙景璐、贺宾等,演技泼辣,风格独特,“海得很”。那天看的是曹禺的《原野》。开幕铃声响起,场中灯暗下去。再响长铃,黑暗中,响起火车轮子从远处渐近、渐近,近到仿佛火车轮子从观众椅子底下响起。一声长笛,火车轮子渐远渐远。幕启,蓝天、原野,一股烟雾划过晴空。这舞台效果真好,有创意,体现了海派特点。

  说到海派文化的包容,我想起了1956年在上海拍摄电影《家》的经历,我在片中演梅表姐。在设计梅表姐未嫁化妆造型时,我力求面孔笑眯眯,体态结结实实,当即遭众议。化妆师为难地说:巴金小说里和以前把梅表姐演绝了的大明星们都强调病态美,你怎么想得出胖乎乎。我跟化妆师争、更与导演争,说:“演员有再创造的权利,恋爱中的少女梅可以是胖笃笃福气相的。少女时期梅在影片中一共六七个镜头,我只90来斤,我还能胖到哪儿去,我要强调的是福相,否则岂不是天生命薄。”导演们笑笑首肯了,我立即去药房买“胖得荣”,那粉末冲了一股怪味儿可难喝了,难喝也硬喝。在面部化妆时,我请化妆师把我的眉毛眼睛嘴巴全画成圆的,还请梳头阿姨给我盘了一对漂漂亮亮的大双髻——这一切都是为显示梅本应是幸福的、快乐的,是封建势力碾碎了她和觉新、瑞珏、鸣凤的青春爱情和生命。而这一切,都是在海派文化的包容和开明中才得以实现的。

  现在,上海有了一本弘扬海派文化的《红蔓》杂志,希望它能总结海派文化在电影、戏剧等表演艺术中所起的作用,从而能让人们更好地认识和遵循艺术发展的规律。


(天堂鸟转引自2015-10-2《新民晚报》A06版)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